提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右翼是个什么东东

发布时间:2020-07-13 10:42:37 阅读: 来源:提升机厂家

前几天应邀在网易微博开了个网络交流会,跟国内网友互动,聊日本普通民众如何看待日本右翼,如何看待钓鱼岛问题等。有网友问:说起日本,我们经常说一小撮右翼分子,是真的只是一小撮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追溯一下右翼一词的来源和历史。

右翼与左翼一起,都是在法国革命期间派生出的政治方向词,当时在法国的国民议会上,支持贵族阶层等旧体制的保皇派们通常坐在议长席的右边,而支持劳动阶层的革新派则坐在议长席的左边,于是有了右翼右派左翼左派的称呼。

日本最早的右翼组织诞生于明治时期,如玄洋社、黑龙会等,属于日本的传统右翼组织。当时欧美殖民主义席卷世界,为强化国权,这些右翼组织提出大亚洲主义主张,具有强烈的反欧美列强色彩,并积极帮助亚洲各国独立,支持亚洲各国对抗欧美列强的殖民侵略。例如中国国父孙中山当年就得到过玄洋社的鼎力援助。1924年,孙中山先生甚至还应邀在神户发表过以《大亚洲主义》为题的著名演讲。

此外,当时日本正爆发自由民权运动,明治政府为此借用一些浪人侠士之手,与政治团体联合起来对反政府的民权运动进行镇压,这一部分异军突起的右翼,被称为任侠右翼也即暴力右翼,与倡议大亚洲主义的玄洋社、黑龙会等传统右翼一起,成为日本战前最大的两股右翼势力。

1945年日本战败后,玄洋社等许多右翼组织被进驻的盟军视为军国主义温床而驱除解散。一直到1952年盟军撤离日本,日本的各色右翼组织才又重新复活起来。但与传统右翼不同的是,这些复活的右翼组织明显反共亲美,驾驶着通身黑色的宣传车,高喊口号、高音量播放着军歌,在街头巷尾毫不客气地招摇过市估计中国人心目中的右翼形象,大都是这类的。这类右翼有点像当下神州大地上传说中的抗日壮士。对于抗日壮士来说,只要是抗日的,就是爱国的;而对于这些有暴力倾向的街宣右翼来说,只要是反共反华的,也一样就是爱国的。现在的中国抗日壮士抗日时,就跑到街头将中国同胞的日本车给砸了,而上世纪60代的日本爱国右翼反共时,也跑到街头将向往共产主义的日本左翼给揍得鼻青脸肿中国抗日壮士与日本爱国右翼这两拨人马说起来立场方向完全不一样,明显的死对头,但行为模式和智力水准却如此相近,还真是件神奇的事。

当然,也有大大的狡猾狡猾的右翼例如成立于1972年的日本新右翼的代表组织一水会。一水会的新右翼们不群殴不暴力,而是开着私家车上街做温柔煽情的演讲,并花大量时间写文章和发行刊物,宣传他们的反共反美反体制思想,并极力推销他们的民主主义和市民主义主张。

一水会的代表性人物是玲木邦男。这位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的高才生,自称是日本第一爱国者甚至世界第一爱国者,学生时代开始,就积极参加右翼运动,为防止日本被共产赤化,时不时与日本左翼学生混战群殴,在右翼团队里与同伙通宵达旦地争辩,拍着胸脯比赛谁最爱国。在《爱国者能够信任吗》一书中,玲木邦男写学生时代,每次讨论谁最爱国时,我总是输,心里真是悔恨得要死。恨不得能有个爱国心测量计就好就像测量血压血糖值之类的机器一样。

近年来在日本发展势头迅猛的右翼群体,是反在日特权市民会,简称在特会,这个诞生于网络的过激派右翼市民团体,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会员数已经超过一万二千多人。为深入了解在特会的形成背景和运作内幕,日本资深媒体人安田浩一对在特会深入追踪采访后,写成长篇纪实力作《网络与爱国》。

在特会领袖人物樱井诚,学生时代是个平凡得一旦扔入人群就再也找不回来的人。高中毕业后没有正式工作,居住在廉价的出租房内,靠打零工做保安为生。因为对现实不满,以及在BBS上对在日韩国人的强烈批判,樱井诚在网络上引起高度关注。这份关注唤起了樱井诚前所未有的自信,令他从一个沉默安静的少年,变成极具攻击力的网络右翼领袖。而加入在特会的其他成员他们平时是认真的学生、安静的职员、普通的主妇,但一到在特会进行街宣聚会的时候,他们就摇身变成了爱国战士,使用各种歧视或侮辱的语言,中伤和诽谤以在日韩国人、朝鲜人为首的在日外国人。

他们大多数人无法融入正常的生活,但他们渴望被认可、关注在《网络与爱国》一书中,安田浩一这样写道。就如同孩子以哭泣唤起大人的注意那样,他们发出极不和谐的异音期待唤起社会的注意。为此,他们不惜将源自网络的右翼运动下载到现实,期待从中获取认同感。从他们身上,折射出的是整个社会的自信心缺失与群体焦虑。

辽阳订制西服

上饶制作职业装

温州工服定做